中华寻人网全国30家寻人分站 | 致力为国人提供最好的寻人服务!
中华寻人网
  • 点击这里查看视频指南
中华寻人网 > 新闻资讯 > 寻人资讯 > 3女子应聘保姆离奇失踪 其中一人失踪已两个多月

3女子应聘保姆离奇失踪 其中一人失踪已两个多月

作者:中华寻人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0-9-11 7:38:01

中华寻人网消息:“我母亲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犯罪嫌疑人虽然抓住了,可我母亲到底哪去了?”母亲自7月末在吉林市的劳务市场失踪后,到现在一直杳无音信。

警方告诉张静,失踪者可能已经被害。“不可能,我母亲一定还活着!”张静看到母亲的照片,泪水不禁又流上脸颊……

张静在大连市生活,做旅游工作。母亲张荣华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人,45岁,近几年一直在吉林市的妹妹张贵华家居住,靠做保姆等工作维持生活。

7月末,张荣华辞掉了一份做了近一年的保姆工作。8月2日,张静给母亲打电话,母亲告诉她,又找了一份保姆工作,要去试试。当日下午,张荣华给女儿回电话,“这份活太累了,妈不干了,过两天到劳务市场再找一份。”

张静介绍,她15岁的妹妹假期到大连玩,8月3日晚上,因临近开学,张静给母亲打电话,发现张荣华关机。随后拨打多次,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张静便给三姨张贵华打电话。“你妈没回来啊,是不是到雇主家住了?”张贵华猜测。但张荣华没有回家取衣物及生活用品。

“我见过她啊,我还和她聊过天呢,她被一个老头雇走了。”张贵华四处打听,一名也在劳务市场找保姆工作的中年女子赵玲告诉她,8月5日,一60来岁的男子表示要找保姆,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太太,每月1200元,包吃住,住址在铁东小区附近。

“当时,老头先找的我,但我不能在他们家住,就没同意。”赵玲说。张荣华与老年男子商谈后,便随其离开了劳务市场。“找到活了?”“嗯,找到了。”张荣华走前,与赵玲仅有这样一句对话。

张静意识到,母亲很可能失踪或被人绑架,8月8日晚赶到吉林市,9日,张静来到站前派出所报案。

从10日开始,张静印了近百份寻人启事,在劳务市场内到处粘贴。8月12日,张静找到赵玲,赵玲确认,张静的母亲就是被那个老头雇走的。

赵玲说,男子约1.6米,身穿白衬衫黑裤子,还戴了一顶凉帽。

张静又来到派出所,民警留下两张张荣华照片,让张静回到家中等待消息。

刘艳失踪已经两个多月了。张静说,13日,她接了刘丽的电话。刘丽在电话里说:“我看到你贴的寻人启事了,我的家人也失踪了,和你情况一样!”

刘丽告诉张静,7月9日,她的姐姐刘艳也是在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找工作失踪的,她希望和张静见面,详细了解一下情况。

8月13日,张静与刘丽交流后发现,她们的亲人的失踪情况有很多相似之处。

昨日14时许,记者电话联系了刘丽。刘丽介绍,刘艳今年45岁,户籍所在地是桦甸市,在吉林市生活已经五六年,经常找包吃包住的保姆工作。如果没找到工作,就在刘丽家居住。

刘丽称,7月9日10时许,刘艳打电话告诉女儿,她正在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找工作。13时许,刘艳告诉女儿,自己在鸿博花园小区找了一份保姆工作,但不合心意,不打算干了。当日19时许以后,刘艳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连续两天,姐姐电话一直关机,7月11日,刘丽来到派出所报案。劳务市场附近的工人都表示,见过刘艳,但没注意刘艳被谁雇走。

8月13日,站前派出所一负责人将此事向上级汇报。

张静告诉记者,她和刘丽在寻人的过程中,又接到江城市民张君电话。张君告诉张静,她的母亲也是在该劳务市场找保姆工作时失踪。

昨日15时许,张君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她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母亲王霞今年54岁,打算找一份保姆工作干。8月12日,王霞来到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站在路边等待招工。一名腿部有残疾的男子要找保姆,一个月1000元钱,包吃住。母亲与男子协商后,应下这份工作。

当日上午,王霞回到家中,告诉张君,雇她的男子40多岁,家住解放东路某小区,家中还有妻子,妻子不是残疾人。男子生活条件简陋,住着一室一厅。

之后,王霞返回男子家中。8月13日,张君发现母亲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到派出所报了案。

张静告诉记者,8月17日,她和刘丽来到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刑事警察大队,配合警方了解情况。18日,配合警方进行抽血做相关鉴定。

19日,张静等人查看了劳务市场附近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相关信息。

“案情已转移到刑警五大队继续侦破。”张静说,“9月1日,刑警队一负责人告诉我和刘丽,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捕,但我们的家人很有可能已经遇害。”

当日下午,3家人一同来到当时雇佣王霞的男子的家门口,敲了很长时间门,一直没人回应。

“你们找他家有啥事啊,他们两口子被警方抓走了!”邻居和清洁工人说,警察来时抓走了男的,他们听说,男子的妻子随后也被警方带走。邻居们表示,男子是这里老住户,但和他们交往很少,甚至连男子的姓名都不清楚。邻居们表示,他们没见到该男子有子女,近段时间没发现他领陌生人回家。

根据失踪者家属提供的电话,昨日,记者拨打了一办案民警电话。该民警表示,犯罪嫌疑人已被控制,因此案仍在进一步侦破,目前无法介绍案情。

昨日16时许,记者来到东市场劳务市场。街道两旁有许多职业中介公司,路面摆放了许多用工信息的公示板,其中有司机、保姆、操作工人等招工信息。

据了解,每天9时至10时为雇佣高峰,许多求职者站在路边,等待用工单位或个人前来招聘。“有没有做保姆的?”招聘人员大多直接向求职者大喊,经过筛选后,直接带求职者到工作地点。大家很少核实招工者的身份。

“你问的太多人家嫌烦,就不用你了。”求职者肖先生告诉记者,大家一般先答应下来,到工作地点后再做选择。

记者打听保姆失踪一事,大家纷纷表示知道此事,大家有时还互相提醒。虽然如此,因找工作心切,对招工者的防范意识还是比较弱。

求职保姆工作的方女士介绍,她今年62岁,家住吉林市龙潭区江密峰镇,在外打工近10年。以前也曾通过中介找到工作,但需要交纳100元到150元左右中介费用,而且,工作不一定能干长久。所以,她也像许多人一样,在路边等待招工者,但很少核实招工者身份。

一家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都知道保姆失踪的事情,她家都留有招工者和求职者的身份证复印件,保证工作安全,中介费用为该工作月工资的10%。


中华寻人网整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