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寻人网全国30家寻人分站 | 致力为国人提供最好的寻人服务!
中华寻人网
  • 点击这里查看视频指南
中华寻人网 > 新闻资讯 > 寻人资讯 > 失踪女孩李婧溦之父李永飞:找女心切被骗十万

失踪女孩李婧溦之父李永飞:找女心切被骗十万

作者:中华寻人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1-5-12 7:44:56

五月的太原正准备着告别暮春、进入初夏,处处绿意渐浓,街边的洋槐花开得正好,到处飘着一种花的甜香味儿。在省城三墙路一栋住宅楼下,李永飞的爱人王女士正拉着一岁半的儿子散步,胖嘟嘟的小家伙是这个家庭新的希望。

2008年7月31日 李永飞及家人经历“黑色早晨”——女儿家中失踪

回忆起女儿失踪时的情景,李永飞记忆犹新:当时,他们住在太原杏花岭区马道坡街长欣源小区一单元五楼。李永飞在热电厂上班,爱人在小区开了一家小超市,2001年4月25日出生的女儿李婧溦刚刚读完小学一年级。7月25日婧溦放假后,每晚看动画片到11点多,妈妈心疼她,总是让她睡懒觉。

7月31日早晨7点15分,像往常一样,李永飞已经去上班,爱人王女士到楼下的小超市忙碌,婧溦在家里睡觉。9点10分,王女士回家叫孩子去超市,结果发现门被反锁,孩子不在家,家里装有一万多元现金的包也不见了。

“其实,我爱人每天都是8:30把孩子接到超市的,可那天店里来了个老乡,聊了一阵,回家比往常晚,结果出事了!”李永飞说,他们起初不敢相信孩子失踪了,以为孩子和他们捉迷藏,又以为孩子自己下楼找同院的小朋友玩耍,但去打听后才无奈接受了事实,去杨家峪派出所报了案。小区无监控摄像头,警方调查后无结果。

李永飞叫来老家的亲戚帮忙,联系了四辆面包车,兵分四路在附近寻找半个多月,无果。8月底,李永飞将女儿的失踪信息放在“宝贝回家”网站,并在电视上发布寻人启事,还在太原的大街小巷张贴寻人启事,但几乎没有线索。李永飞强打精神,每天在小区及周边,向人打探女儿失踪当天的情形。据门房和物业的人讲,当天有一辆白色面包车进小区大门未领卡,但门房的人因疏忽把该车放走了。

事隔三个月后,李永飞才从同小区三单元一个女邻居那里得知一件重要线索:李婧溦失踪当天,早晨8:40,这位女邻居上班时看到小区停了一辆载有三人的白色面包车,一人看车,两人从李永飞家中把李婧溦带下来。孩子被一人夹在胳膊下面,嘴里塞着毛巾。看到这种异常情况,这个女邻居为何没有阻止呢?“她这样解释,说可能是孩子得了麻疹,怕见人吧!”带着疑惑,李永飞数次提着礼物拜访这个邻居,希望提供车牌号等线索,但一直没有结果。

一点点有价值的线索就这样断掉了。女儿的失踪让全家的工作、生活陷入混乱。8月3日,李永飞将家里投资近十万的小超市以4万元的价格转让,向单位请假一年,踏上漫漫寻女之路。

“那是一段撕心裂肺的日子,女儿房间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爱人每天哭泣、失眠,头疼,一天吃四片止痛片才能缓解。我们不敢看到女儿房间的任何一切东西,那个家真的不能住了。”李永飞说,在这样的折磨中,他们无奈与2009年5月搬了家,并在亲友的劝说下于2009年10月生了第二个孩子。

一有线索就千里迢迢去确认 寄出800余封求助信希望永存

虽然儿子的出生让这个残缺的家庭有了新的希望,但失踪的女儿仍是李永飞和爱人不肯放弃的牵挂。只要有人提供线索,他会立刻赶过去确认,即使千里迢迢也毫不犹豫。

2008年11月,山西潞城有一位老太太打来电话说,村里刚刚买回来一个女孩,年龄与李婧溦相仿。李永飞立刻联系太原警方前往,并通知当地警方前去查看,却失望而归。

2009年1月,一位热心网友告诉李永飞,他出差时在湖北汉口火车站看到一些乞讨流浪小孩,其中一个和李婧溦长得很像。李永飞赶到汉口,每天早晨7点出门,夜里11点回家,在那里蹲守了两三天,和一些卖报的小女孩交流,无功而返。

2009年5月,一位河南老太太联系李永飞,说在郑州“二七广场”一些流浪小孩中,看到疑似李婧溦的女孩。李永飞赶过去找了三天,还找到一些在街头睡觉的小孩,却没发现女儿的身影。

2009年8月,得知有一批被拐的小孩得到警方解救后,李永飞还乘车到内蒙的福利院及儿童救助中心寻找女儿,无果;2009年11月,李永飞还和冯建林等失踪孩子的家长去浙江参加了某电视台举办的“寻亲大会”。

除了等待别人提供线索、到自认为比较有希望的地方寻找,李永飞还从网上找到全国各地近千家救助站的地址,向这些地方寄出800余封印有女儿照片及其他信息的求助信,希望他们帮助留意女儿的踪影。

在李永飞家的柜子里,至今还保存着那些因地址不详被退回来的求助信。“每去一个地方找女儿,都要先买一张地图熟悉地形”,李永飞指着那一张张全国各地的地图说,虽然希望渺茫,但他们决不会放弃寻找女儿。

李永飞拿出两个练习本,本子上仔细记录了其他人打来的所有有关孩子线索的电话号码、接听时间等简况,也有别人发来的短信,李永飞都细心整理好,他说,这些线索中,没准藏着找到女儿的“端倪”,任何一条他也不能轻易放过。

找女心切与“人贩子”周旋半年 被骗十万不言悔

在寻找女儿的过程中,和许多孩子失踪的家长一样,李永飞也曾遇到居心不良的人,假装掌握着帮助李永飞找到女儿李婧溦的线索,以此骗取钱财。

2008年9月份,李永飞收到来自河北魏县的短信息,说是发现李婧溦正被当地的几个混混控制,给300元钱可以提供详情。李永飞按照短信所说的账号,汇款300元。发信息的人又说要请混混们吃饭,需要500元,李永飞给其汇去500元。后来,发信息的人说,混混们可以放走李婧溦,但是需要3000元赎金,李永飞照做了。本以为可以见到女儿了,结果发信息的人又要5000元。

李永飞意识到可能被骗了,他和杨家峪派出所民警一起赶往河北。通过手机定位技术找到了发信息的人,竟是一位16岁少年!为了上网、下馆子,动了假装知道线索骗钱的歪脑筋。念及该少年父母离异与爷爷奶奶生活,爷爷残疾奶奶瘫痪,李永飞放弃追究该少年的责任。

而从2008年10月到2009年3月,寻女心切的的李永飞信任了一名自称和“人贩子”关系很熟的熟人,被骗去近十万元。当时,和李婧溦一起上过舞蹈班的一个女孩的妈妈的情人孙某某打电话给李永飞,说是想帮助他找孩子,李永飞很高兴——熟人来帮忙,他感觉自己多了一份力量。孙某某称,自己认识一个当过“人贩子”的人——临汾大宁县的老杨,已经打听到李婧溦被从忻州武乡县卖到临汾大宁县,又被卖到陕西延长县去了,已经有人收养。

“认识人贩子?没准通过他们,真的可以找到孩子”,李永飞说,他听到孙某某说得头头是道,决定试一试。担心打草惊蛇,他没有把此事报告警方,而是开始了和孙某某及“人贩子”近半年的周旋。

李永飞说,他和这伙人之间一直是通过短信联络的。在近半年时间里,李永飞甚至还和妻子在大宁县待了一个半月,冒着大雪准备去山里接孩子。孙某某有数次说已经接到孩子,却总是半路出状况。在孙某某的一再要求下,李永飞先给所谓的收养人汇去3万元抚养费。第二次孙某某要求李永飞汇去3万元时,说是他们为了解救孩子,把收养人的父亲吓死了,要3万元钱做丧葬费、精神损失费。除了这两笔大数额的钱外,李永飞还在孙某某要求下,数次给其汇钱,每次有一千、两千的数额。最终,李永飞意识到被骗时,他已经被孙某某骗去9万元!

“我把我们之间发送的短信打印出来,一共装订了72页。”李永飞说,为了找到女儿,他被熟人孙某某骗得团团转,“都是找女心切,不顾一切去寻找线索造成的”,李永飞总结。而孙某某在近半年时间里,从未离开过太原,他只是用四张归属地分别为太原市、临汾大宁县(2张)、陕西延长县的手机卡轮流给李永飞发信息,制造帮李永飞找孩子的假象,编造离奇故事骗取钱财。2009年6月,孙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家长伤心悲叹不如结成联盟积极寻找

李永飞说,被骗去钱财的愤怒和寻找女儿的急切比起来微不足道,只是,在和“人贩子”周旋半年的时间里,曾经有河南网友提供过一个线索,在他准备去确认时,孙某某却信誓旦旦说可以帮他找到女儿,不用去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线索,他错过了一次看似渺茫却充满希望的机会,这一点让他至今感觉遗憾。

除了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其他失踪孩子的家长不能因寻子心切而上当受骗雪上加霜外,李永飞最想给和他遭遇类似的家庭这样的劝诫:与其沉浸在对孩子的思念中后悔悲叹,不如积极主动地行动起来,和全国各地失踪孩子的家长与志愿者结成寻子联盟,众人拾柴火焰高,共同努力的力量胜过单枪匹马、大海捞针的寻找。他建议家长们不止关心、关注自己的孩子,而是关注所有收养、流浪、乞讨儿童,用随手拍照上传至网络的方式互帮互助。

李永飞说,和许多孩子失踪的家长一样,他们从来不曾放弃寻找孩子的脚步,也不曾停下帮助别的家庭骨肉团聚的努力。除了经常参加全国各地各种寻子宣传活动,提醒家长们看好自己的孩子、帮助乞讨等来历不明的孩子外,目前,他正在帮助一个被人收养、与亲人失散十余年的孩子争取与家人相认、团聚的机会。


中华寻人网整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