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寻人网全国30家寻人分站 | 致力为国人提供最好的寻人服务!
中华寻人网
  • 点击这里查看视频指南
中华寻人网 > 新闻资讯 > 寻人资讯 > 鹤壁警方侦破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抓获369名嫌犯

鹤壁警方侦破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抓获369名嫌犯

作者:中华寻人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1-8-24 9:00:32

寻人网消息:鹤壁警方的一次打拐行动,掀起全国14省区联手打拐,目前已解救95个孩子

“2月21日,查获一名被拐女婴”,鹤壁高速交警一条短短10多个字的微博留言激起千层浪,跨省贩婴团伙也因此露出冰山一角。本报曾一直关注此案。

鉴于此案涉及区域广,买卖婴儿数量巨大,公安部专门成立指挥部,指挥14省区公安机关联手作战,目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69名,成功解救被拐儿童95名。

这伙歹徒是如何编织“贩婴通道”的?又如何用“暗语”逃避打击?8月2日,在公安部侦破“2011·2·21”特大拐卖儿童团伙案座谈会上,记者获悉很多背后的故事。

核心提示

【一张照片】

让老警察眼发酸

8月23日下午,在鹤壁市公安局大楼内,该市刑警支队打拐大队的老刑警过彪眯着眼,一张照片让他眼睛发酸。照片上,一个被拐5年的儿子与母亲重逢了。

照片拍摄于7月25日。当天,来自重庆的周茂良夫妇在福建省永春县与被拐的儿子相认。小孩7岁,原名周家辉,重庆人,2006年6月2日在福建省晋江市磁灶镇被拐。

照片上的人和过彪有何关系?一切缘于一桩惊天大案。

【怪事上演】

贩婴案“三天两头”发鹤壁

2月21日上午11时,在京港澳高速鹤壁收费站,一辆从广州发往濮阳的大巴车在高速上短暂停留,下来一个抱孩子的中年女子。下车后,一辆安阳牌照的出租车拉上她就往北疾驶而去。高速交警觉得该女子形迹可疑,追出20公里,女子被抓,女婴被救。

女子杨某交代,2月19日,她从广东廉江北上,在鹤壁下车。随后,有接应的出租车送她前往河北邯郸。一趟下来得到5000元“好处费”。

2月23日,河南省高速交警九支队在同一地点又发现一男一女,各怀抱一个不足两月大的婴儿,上前盘问,男子逃跑,女子刘某被控制。三女婴的事情被民警发上微博,引起网友热议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这几个人真是偶尔作案吗?案件移交给该市刑警支队打拐大队。鹤壁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刘卫华要求挖深挖透,尽快破案。专案组成员过彪、郭艳海突审后,发现两个被抓女子都是贵州人,都供认是首次犯案,互不认识。案件侦破陷入窘境。

【发现端倪】

“灰太狼”、“大眼睛”,手机卡里藏玄机

令人奇怪的是,杨某、刘某,每人两部手机,但是只有杨某的一部手机中装有卡。经核对,两人的手机电话簿中有相同的代号联系人。民警推测,两人极可能同属一个团伙。4部手机中的所有信息几乎全被删除,“通讯录”里名字却是“灰太狼”、“大眼睛”、“三毛”之类的代号。

围绕着仅有的一张手机卡,警方展开调查。通话单中有106个嫌疑号码,涉案人员涉及10多个省市。经分析,警方发现:杨某等跑邯郸线,刘某等跑长治线。

经分析88个对象,民警发现其背后有一个特大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涉及河北、福建、广西、广东、河南、云南、山西、四川、贵州、安徽、山东、浙江、青海、湖北等14省区。

【深度侦查】

上线、下线联系有技巧

鹤壁警方对犯罪网络梳理、分析串并,该团伙拐卖婴儿的“拐出、中转、拐入”主要网络已基本查清。人贩子主要从云南文山州、广西等地收集婴儿,在广东廉江市中转。上线收集婴儿后,雇用运送人,从广东乘坐广州到濮阳的长途客车,到达鹤壁濮鹤高速口后分流向河北邯郸、山西长治等地。

同时,警方侦查发现该团伙活动的规律:贩婴前,上线和婴儿来源地的电话频繁联系;此后,上线、运送人、下线之间频繁联系;随后,运送人向下线的区域移动。途中,上线、运送人、接送司机、下线之间交叉联系;最后,运送人到达下线区域,交付婴儿,很快返回。交易完成后,各嫌疑人联系稀疏或终止。

前期侦查和信息分析推定显示,该犯罪网络涉案人员众多,涉及全国10多个省区。

4月14日,鹤壁专案组侦查人员与省公安厅有关人员将案件前期工作情况向公安部做了专题汇报。同日,公安部将该案定为部督“2011·2·21”特大拐卖儿童案。

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高度重视,亲自部署指挥案件侦办工作。

【全国会战】

“河南信息”发威,全国解救被拐儿童95名

4月22日,公安部第一次专案协调会在鹤壁召开,通报了前期侦查和信息分析推定情况,公安部要求各涉案地分别成立专案组开展秘密调查和技术侦查工作。

鹤壁协调会后,各省区开始侦查,大量涉案信息汇总,重点涉案手机号码已达到248个,115人被列入抓捕对象。

6月22日、7月17日,公安部在北京组织召开了第二次、第三次专案协调会,并部署统一行动。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要求,务必彻底摧毁这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7月20日凌晨零时,公安部根据“2011·2·21”鹤壁专案组提供的线索和信息,统一指挥河南、河北、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山东等14省区联合行动,2600余名民警雷霆出击,黄某、李某、苏某、郑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据悉,截至8月1日,共解救儿童95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69名。

【透视人贩】

他们的人生

从被同情到被唾弃

警方查明,该团伙有着严密分工和规矩。婴儿主要来自云南、广西、贵州等地,女婴几千元,男婴1万到2万元,福建人郑某主要经营男婴,由他贩卖到福建的孩子多达32名。7月20日凌晨,郑某落网时,正在姘妇家睡觉。

救人落下老伤

的哥办起“婴童中介”

福建福州市警方介绍,郑某原来是出租车司机,摇身一变成了永春一带最大的“婴童中介”。几年前,邻居家发生火灾,他冒着大火冲进去把邻居拉出来,但从那以后,他双脚乏力,没办法干重活,最后参与拐卖儿童。积累的不义之财,使他拥有一栋4层楼。

花甲老人

是小孩“批发商”

而年近花甲的广东廉江人黄某,则是一个普通农民,家境贫寒但好逸恶劳。他是主要的“批发商”。孩子从来源地到达广东廉江、湛江后,由他支付“运送人”3000元到5000元的辛苦费通过长途客车北上到鹤壁分流,一路通过同伙“出租车司机”送到邯郸,由苏某、武某夫妇及其亲戚组成的同伙分卖出去。另一路则被送到长治寻找下家。贩卖的中间环节,女婴一般被抬高到2万元左右,男婴则高达4万元。层层盘剥和逐级抬价。

三陪女

为了钱去运送小孩

2月21日落网的杨某本是广州一名从事三陪的女子,打牌时结识了一个叫小卫的人。小卫介绍她运送婴儿,一趟能赚几千元。从此,她踏上不归路。

【黑话解读】

男孩叫“樱桃”

女孩叫“花椒”

民警告诉记者,在贩卖婴儿犯罪活动中,有很多“行话”:比如男孩叫“大货”或者“樱桃”,女孩叫“小货”或者“花椒”,找婴儿卖家叫“取货”,贩卖婴儿的过程叫“走货”。

为躲避打击,这些人贩子上线、下线分工明确,每人都准备好几个手机卡号,同时所有联系人均用代号称呼,很少用真实姓名,一旦暴露,马上换号或用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应付突变。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终要面临法律的严惩。


中华寻人网整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