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寻人网全国30家寻人分站 | 致力为国人提供最好的寻人服务!
中华寻人网
  • 点击这里查看视频指南
中华寻人网 > 新闻资讯 > 寻人资讯 > 东莞8人团伙14个月拐卖6男童 律师求判死刑

东莞8人团伙14个月拐卖6男童 律师求判死刑

作者:中华寻人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1-8-29 22:59:19

中华寻人网:“要是我自己有小孩,不可能干这事。”昨日上午,一个8人拐卖儿童团伙在东莞中院过堂,主犯李某林如此表示。根据检方指控,这个团伙14个月内在东莞拐卖了6名男童到揭阳,一个被拐男童父亲因此患上精神疾病。破案后有4名男童被找回。

主犯揽下所有指控

昨日上午9点20分,该案正式在牛山审判楼开庭,身穿囚服的李某林等8人被带进法庭。在被告席上坐下后,已经20个月没有看到亲人的李某菊一坐下来就急着往后排张望,旁听席上亦有不少人小声抽泣。

因为给老公的哥哥帮忙,卷入拐卖案的王某红双手捂着脸,痛哭流涕。然而,她的表现并未激起被害人代理律师的同情,“你现在哭也没有用,被害人的家属比你哭得更惨。”

参与全部犯罪的主犯李某林此前已因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刑18年,还在服刑期的他似乎无惧即将面临的刑罚,揽下所有指控,甚至有些自豪地称卖男童时“他们只认我”,多次试图为同案起诉的前妻以及妹妹开脱罪责;李某林的前妻甘某以及妹妹李某丁则一脸平静,整个庭审中并无太大情绪波动。

说到为何要拐卖小孩时,甘某称是被李某林所骗。“结婚十几年了,一直没小孩,看到那个男孩漂亮,就说抱来自己养。”甘某说,在2002年3月份她第一次参与拐卖小孩时,是想自己抱来养,拐到小孩到车站后,李某林却上了去揭阳的车。

有女法官问李某林自己是否有小孩,何以要去拐卖儿童?李某林则直接表示,“要是我自己有小孩,我不可能干这个事。”

儿子被拐父亲患上精神病

为了防止八人串供,在法庭调查阶段,法官、检察官以及辩护律师逐个对被告人进行发问。主犯李某林承认自己参与了被起诉的六宗犯罪,但被问及犯罪细节时,却不断地替自己的亲属开脱。事实上,在李某林参与的这一系列犯罪中,他的家族成员积极参与其中。李某林前妻的外甥女李某菊作为团伙中的女性成员,在拐卖小孩过程中,起到降低被害人防备心态的作用;李某林的前妻、妹妹几次跟着他前往揭阳,寻找买主,“以免几个大男人带着小孩让人起疑心”。

李某林称,将小孩卖给别人时,他常借口是自己、亲戚或是老乡超生的小孩,因为养不起,所以要送给别人。在法庭上,李某林也承认和前妻结婚十几年,他自己却没有小孩。

为了取信买主,李某林还在交易时用自己的假名签收送养凭证。就这样,2001年1月在沙田杨公洲村被拐走的胡某明、2002年3月在厚街三屯村拐走的张某东、2001年11月在道滘南丫村拐走的王某龙、2003年年初在沙田镇福禄痧市场拐走的何某平、2003年3月在长安厦岗村拐走的李某以及2003年3月在沙田横流区运河东路拐走的罗某发,分别被以7000元至18000元不等价格被卖到了揭阳。其中,男童张某东被拐时约4岁,2010年被警方找回,中间间隔了8年。其间张某东的父亲因为孩子被拐走不堪精神压力而患上精神疾病。

主犯妹妹带伤拐卖

每次拐到男童后,李某林都是联系揭阳人陈某波,由陈联系揭阳当地的卖家。陈某波表示,他不知道李某林带来的孩子是拐骗来的,“他说都是他超生的”。“一年多时间,带了六个过来,超生那么多吗?不需要十月怀胎吗?”法官如此逼问。陈某波又改口说是可能是李某林老乡超生的。

李某林的妹妹李某丁被起诉称,她于2003年3月28日,在自己位于沙田镇横流区运河东路的出租屋,与哥哥李某林商量拐走邻居年仅半岁的小孩罗某发。李某林称,她当时因为腿断了,在出租屋休养。拐卖男童当日,她约罗某发的母亲一起到市场买菜,因为腿部有伤,她让罗某发的母亲陪她在后面慢慢走,而让罗某发的母亲将小孩交给同行的李某菊。结果李某菊抱着小孩与李某林会合,并于次日带往揭阳转卖。

“我哥没有跟我商量拐卖的事,我因为腿受伤,都是在家休养。”法庭上,李某丁辩称自己对拐卖事件毫不知情。听到李某丁的说法,被拐男童罗某发家长委托到庭的律师忍不住问为何其要拖着条断腿出去买菜。“我拖着断腿买菜,怎么就是拐卖。”李某丁仍不松口。被激怒的律师当场回应:“既然你这种态度,我不想和你多说了,我请求法院判你死刑。”


犯罪方式

假扮贩卖自家小孩

8名被告中,李某林多扮演组织者的角色,是湖北竹溪县人,1972年出生,跟另一被告甘某曾是夫妻。年龄最小的李某菊今年28岁,是甘某的外甥女。而曾两次参与拐卖儿童的颜学华,为了顺利将被拐儿童卖出,邀自己的弟媳王某红入伙,假扮被拐儿童的母亲,让买家以为他们卖的是自家小孩。

据检察机关起诉称,李某林等六人在2002年1月至2003年3月期间,先后窜至东莞厚街、大岭山、道滘等地拐卖男童6名,再通过中间人陈某波和邱某科将被拐的儿童转卖至广东揭阳。

直到2009年12月4日,参与作案的李某菊主动向警方投案,此案才顺藤摸瓜地得以侦破。但从被拐到破案,时间长达七八年,再加上被拐时年龄尚小(最小的只有六个月,最大的也只有4岁),导致案件告破后,仍有两名小孩无法找到。其中一位家长更是委托律师,来到庭审现场,希望能通过对拐卖人的进一步询问,获得更多的寻人线索。


中华寻人网整理报道